当前所在地: 主页 > 十大科技 >九龙城是一堆陈旧破败建筑混杂而成的庞然巨物,连日光都无法穿透 >

九龙城是一堆陈旧破败建筑混杂而成的庞然巨物,连日光都无法穿透


2020-06-16


九龙城是一堆陈旧破败建筑混杂而成的庞然巨物,连日光都无法穿透

正当香港主权回归中国开始倒数,引起举世瞩目之际,瀰漫于中英谈判和《基本法》起草过程的紧张,在1989年6月天安门事件后更形加剧。不过,相较于欧洲人撤出其他殖民地时,往往免不了暴力和战乱,英国结束在香港的统治平静而有序,是相当值得称道的过程。有一件事件完全体现出英国在香港统治的终结,而鲜少为香港以外的人所注意。1987年1月,在中国政府首肯下,香港政府宣布将在1997年前拆卸九龙城寨,在原址兴建公园。1898年的《展拓香港界址专条》把城寨留给中国管理,后来因为清兵协助乡民抵抗英国接管新界,英国人佔领城寨,这个小地方就成为独立于香港的飞地,英国通常对它不闻不问,放任自流。城寨在二次大战前夕几乎消失,但在战后和1949年共产主义革命后又复甦起来。如同莫理斯所形容,这个地区「给人的感觉是香港裏的飞地,不属于这个城市领域的事物,甚至有点虚幻的感觉」。


到了1960年代,城寨已演变成一堆由陈旧破败建筑物混杂而成的庞然巨物,那些建筑物互相紧紧地挨着靠着,几乎连日光都无法穿透。城寨裏没有正式的排污系统,电力是靠一堆密密麻麻的电线非法偷接而来,而那些电线常引起火灾。莫理斯写道,这个区域是「令人望而生畏的贫民窟。没有任何四轮车辆可以开进去,因为裏面的街道不够宽;城寨的建筑物有些高达十至十二层,犬牙交错地交织在一起,凝聚成像彷彿是以砖石构筑的庞然巨物,由纵横交叠的构件、楼梯、通道、水管和电线密合在一起,通风就只有靠臭气熏天的通风井。……迷宫般的黑暗巷道从这庞然巨物的一头穿入,再从另一头穿出,日光根本照不进来,成圈状的电线悬垂吊挂在低矮天花板上,因潮湿而滴着水,景象十分骇人」。


和香港一样,城寨成为一个充满矛盾和细微差别的城市。它既是臭名远播国际的黄赌毒中心,也是超过三万名居民的紧密社群,这些人有强烈的集体认同感,他们的家就混杂在商店、小型工厂和工场、妓寨、按摩店、赌场,以及无牌医生和牙医的诊所之间。虽然城寨常由有势力的黑社会管理和维持秩序,因此被人批评龙蛇混杂、藏污纳垢,不像香港其他地方那样法律森严、秩序井然,但到了1980年代初,城寨的罪案率似乎不比周边地区高。中国政府一直对城寨有种矛盾的感觉,一方面不放弃它拥有此地区司法管辖权的主张,另一方面又不愿为此大做文章,因为这样做等于承认英国拥有香港其他地区的司法管辖权。因此,莫理斯的结论是,城寨「继续诡异地提醒人们,这裏是中国在香港的舞台,以及中国人以含蓄、忍耐和欲擒故纵的方式,旁观这个殖民地的进展」。


根据1987年的协议,城寨在1994年被拆卸夷平,原址改建为中国古典园林风格的公园,在1995年由香港最后一任殖民地总督彭定康(Chris Patten)主持开幕。如同《联合声明》终结了香港不确定的政治地位,夷平城寨则象徵中国将在1997年后完全取回这个地区的主权。历史学家夏德士(Seth Harter)所说,在城寨原址重建中国古典园林,是蓄意要强调香港原来的中国特质,而非英国人来到以后,香港历史上大部分时期所具有的中西混合特性。这座园林公园是按清朝初年的风格建造,那是鸦片战争前中国的「盛世」,文化、经济发展和版图扩展都达到颠峰,此时的中国「几乎不受欧洲殖民主义骚扰」,清帝国对广州和香港地区的控制能力也达到最顶点。《联合声明》令失落已久的香港与中国其他地方重新统一,这种「纯中国式」园林也有异曲同工之妙,把香港殖民时代前的过去跟它殖民时代后的现代与未来统一起来。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