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所在地: 主页 > 消费引领 >夫患鼻癌‧经济陷困‧刘妈妈车衣养六口【筹足,停止筹款】 >

夫患鼻癌‧经济陷困‧刘妈妈车衣养六口【筹足,停止筹款】


2020-07-01


夫患鼻癌‧经济陷困‧刘妈妈车衣养六口【筹足,停止筹款】光明安学计划援助金不以成绩为批核标準,而是落实有教无类的理想。在大山脚文明小学就读三年级的刘骏辉,儘管成绩并不怎幺样,但因父亲自2009年患上鼻癌,多年来一直与病魔抗战,无法工作,家中又有3个正在求学的姐弟,因此校方连续2年推荐他申请援助金,希望这个孩子可以安心向学。刘骏辉的父亲刘永发原是一名烧焊工友,2009年,他突然经常感冒、流鼻血,还伴随耳鸣及耳肿等问题,开始医生只说是普通病症,配了一些药给他服食,但是,他仍觉得不妥,跑去给专科医生作详细检验,竟是得了第二期的鼻咽癌。卧床接受治疗1年如今,刘永发完成多次的化疗与电疗,但是病情反覆无常,不时会出现眩晕及贫血等后遗症。作为一家之主,为免妻子与孩子担心,他经常有苦往肚里吞,不愿流露半点不快。然而,口腔干涩、食不下咽的痛苦,他都默默地承受煎熬。“患病后,医生对我说不保证治疗后会完全康复,我当时最担心的是家人,怕没有收入,家人没有人可以依靠。”一家六口目前住在威南珍珠达昔一间租下的单层排屋。屋主体谅他们的生活困境,每月只收取280令吉的租金。刘永发患病初期,没有让家里的小孩知道。接受治疗的第一年,他每天只能躺在病床上,整个人非常疲倦,脾气也暴躁。他心里最牵挂着的依然是孩子,尤其是三儿子骏辉,成绩较逊色,父子俩因甚少沟通,父亲经常不了解孩子的想法。每天早上打点孩子患病后,他失去每月1300令吉的收入,家庭生计只靠太太在家车衣,赚取每月大约500令吉的工钱。朋友帮他申请每月1000令吉的社险赔偿金,还有福利局每月补贴4名孩子各100令吉,勉强撑起这个家。刘永发病后在家,他反笑称自己成了现代的“家庭主夫”,为免一手持家的太太过于操累,他趁病情稍好,每早5时起床打点孩子的一切,以行动表达对家人的爱。刘家的长女滟萍目前唸中二,次女滟榆五年级,6岁幺儿俊志尚在幼儿园就读。每个月子女的学费、车资和伙食费,开销不小,幸得到校方及社会人士帮助,才让一家大小渡过难关。担心骏辉会变坏妈妈伍宝玉说,刘骏辉小时候是家中最乖巧的小孩,非常听话,但是上小学后开始变得顽皮,父母经常被老师召去学校,以了解儿子的情况。一轮详谈之后,她透露,骏辉在学校虽然很调皮,但在家里却脾气很好,姐弟经常惹他、抢他东西,他都会忍让。儘管两兄弟经常有争执,小弟有时还会动手打他,但他从来不还手,只是对弟弟怒目相视。“家里有4个孩子要照顾,骏辉性格不坏,可能是被我们忽略了,姐弟又爱惹他,我不希望骏辉变成问题学生。”她说,骏辉对父亲的病似懂非懂,但自父亲生病后,在母亲要求下,他会帮忙收拾东西,是个善良的小孩。要妈妈陪伴做功课父母每次到学校见过老师后,会向骏辉了解他在学校的情况,但是骏辉只是笑笑的甚幺都不说,不然就说是被其他同学欺负,所以有时会还击。每天放学后,母亲都会检查其书包,确保他把功课做完,有时骏辉的作业薄上被老师画了“问号”,经查问之后,骏辉坦言说他不想带作业回家,因为书包太重。“这个孩子有时候也不爱说自己的事,我们不太了解他到底在想甚幺。”不过,他显然需要父母关注,只要母亲在旁陪他做功课、温习,他都会乖乖的坐着,只要母亲一离开,他的心又开始散漫了。手脚灵巧最爱科学骏辉最喜欢科学,对环保也感兴趣,妈妈说他最喜欢把东西拆除后再重新组装,手脚灵巧。“他一旦上了科学课,做了一些实验,回家后就会滔滔不绝的跟我讲个不停,一脸兴奋。”除了科学,骏辉最喜欢的就是环保。在家里帮忙收拾垃圾时,都会把垃圾分类,把塑料瓶丢进另外一个袋子,然后等待回收车来把垃圾变卖。他会告诉母亲要把垃圾分类好,作循环用途,那是他从学校的环保活动学会的。刘永发很关心这个儿子,在4姐弟中也最令他操心,自从患病后,在家的时间多了,他经常给予善导,希望孩子可以用心向学。“我不要求他成绩好,但求他上课时不要影响其他同学,不要被老师投诉,我就心满意足了。”刘永发有感一家人经常受人恩惠,害怕自己老后没有机会报答善心人士,而常常提醒孩子长大成人后,要回报社会,不要忘记帮助有需要的人,让孩子时时惦记要有一颗感恩心。盼帮助更多贫寒生遇上校内一些贫苦学生,无法缴付数令吉的杂费,或购买学校的作业簿,侨光学校校长许瑶丹都会体恤学生的困境,暂时不向他们收费,直到援助金拿到手,才从中扣除。她说,一些学生穷得连数令吉的费用也付不起,所以光明安学计划的推行,确实对这些学生的助益很大,因为有了这笔钱,学生可用来购买课业上的用具、额外的课本及上补习班。去年,该校有10名学生在此计划中受惠,今年则申请5个名额,希望减轻校内贫寒生的经济问题。“侨光的学生多来自中下层,一些来自驿站中心,一些则来自单亲家庭,因被家庭忽略而在学校引起一些问题,校方都会特别关注,并安排辅导老师和他们谈谈,以解决他们的问题。”她指出,校方不会每年都让同样的学生受惠,一些获得其他援助金,校方就会把援助金让给其他更需要的同学。不少家长会主动要求校方协助。她期待光明安学金计划得以持续办下去,让更多贫寒学生安心向学。受惠个案 6刘骏辉(大山脚文明小学三年级)父亲刘永发(46岁)鼻癌患者母亲伍宝心(47岁)车衣女工/文:曾采灵‧2011.05.20

上一篇:
下一篇: